第二季著眼在司法體制對於真相的態度,以及性別歧視還有受虐婦女的處境。

簡介:一位看似完美的成功律師,對妻子處處控制,妻子可謂逆來順受,最後她捅了丈夫一刀,女兒目睹了倒在血泊中的父親,受到重大精神打擊,而這一切要進入司法程序。

517c84eb5753b  

女主角同時也是Silk的女主角,她將受虐婦女演得相當好,有幾幕我都差點看哭了。

 

以下有捏它/劇透

 

 

第一集,看似沒甚麼內容,但是戲劇張力相當強,一方面展現了律師在外的完美形象,以及在家中近乎病態的紀錄一切的模樣,還有在崩潰邊緣的女主角,這時觀眾還不知道女主角真正遭遇了甚麼,但看得出來她相當地緊張、恍惚,而她丈夫無所不用其極地在挑她的錯。

終於,在夜晚時,丈夫企圖與妻子歡愛,還告訴妻子樓下包裡有個東西,女主角從包裡翻出一個凡士林,然後她拿出了刀,帶著刀回到了臥室,犯下了案子,又奔出門。她的女兒此時正坐在樓梯口,看見母親奔出去,她跑去主臥房一看,看見了垂死的父親,受到了嚴重的驚嚇。

這時,這看起來像全是女主角的錯,警方中一位男性警察也這麼認為,他與妻子還有一名警官都在辦這個案子,他強烈地表達出自己對女主角的不滿,認為他該判死刑,而拒絕看證據。

然而,女主角的律師卻堅持她是受虐婦女,因為種種跡象表示女主角在犯案時,並不是凶性大發,而是極端害怕。讓情況更糟的是,女主角懷孕了,而且她拒絕跟律師交代兇案那晚的細節。

女兒被暫時安置在鄰居兼女兒的好朋友家裡,她無法擺脫那晚的陰霾,也將錯怪在媽媽身上,又受到教父(父親好友)以及有偏見的警察的影響,證詞都是不利於母親的。

但隨著嬰兒出生,女主角見過幾次女兒之後,她意識到如果他被判刑,那麼將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孩子們,她開始願意配合律師。

警官在調查案件時,漸漸覺得事情不太對勁,雖然男下屬依然偏激,但是女下屬(男下屬的老婆)卻也同樣覺得律師丈夫不太OK,這位律師顯然是重度的控制狂,他將家裡所有東西,早晚拍照,對比差距,然後再找出女主角在家裡做了甚麼。

女主角對此的說法是因為她憂鬱症正在服藥,經常忘東忘西的,所以她丈夫在幫她,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是控制,女主角長期受到這個精神虐待,以致於她已經沒有意識到這是家暴。

女兒也被爸爸的說詞洗腦,爸爸說媽媽無法照顧自己,所以要女兒回報母親所有的行蹤,而女兒也不疑有他,因為媽媽看起來的確精神恍惚(被她老公逼的吧

到了最後庭審,女主角還是不願意說出她遭遇了甚麼,直到她的律師發現了她深夜丟棄凡士林的影片,加上女兒在作證時說爸爸叫媽媽轉過身去,這才終於把女主角逼到說實話,原來她丈夫長期對她施以控制,而且無視她的意願雞姦她,她肚子裡的嬰兒其實是隔壁鄰居兼女兒好友的父親兼她的心理醫生的。她那天拿刀也不是意圖殺人,也是想自殺,只是最後不願意小嬰兒陪著她死才轉而殺害又想雞姦她的丈夫。

最後,她沒有被判預謀殺人,但還是判了意外殺人五年,刑期過長,所以她的嬰兒必須被領養。

那位充滿偏見的警察,從一開始撒謊騙女主角承認殺人就可以見女兒,到後來做偽證,這些偏激的行為讓他的妻子也對他感到不滿,婚姻陷入僵局。

這個有偏見的警察曾經對追逐真相的上司生氣,說他偏離了警察的職責,他們只需要想盡辦法證明被起訴的人有罪就好了,讓律師去做辯護,但警官回答他,這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很多兇案都在灰色地帶。這段話給我很大的感觸,難道警察機構不該是中立的嗎?提供所有的證據,讓陪審團絕對才是,而這位警察被這種非黑即白的便宜行事的作法洗腦了,覺得這樣就夠了,這是體制上的缺失。

 

這兩季看下來,雖然題材沉重,可是劇情滿精彩,尤其主角的演技都很棒,我特別喜歡這位女主角的演員,在Silk演出有理想的正義女律師,在這裡則是脆弱又恍惚的受虐婦女。

結局皆不是完美的Happy Ending,但說現實到很慘,卻也還好,總還留了一絲希望。

創作者介紹

The Owlery In Disarray

翼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