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完之後我覺得這只能稱為退化史QDQ!!

在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例行警告:以下有腐。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實在是沒什麼可以選,勉強算入三個月內的只有兩篇*趴倒*

開頭-

阿茲拉斐爾在櫃檯裡站著,難得地陷入了焦躁的情緒,表情總是和善的臉上出現些許不豫,而且還不是因為有人要買走他的收藏。這不能怪他,換毛期(註一)總是令人不太舒服,而他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換過毛。

「這種天氣還要繼續下去嗎?」阿茲拉斐爾喃喃自語,目光飄向天空中那顆發光發熱的太陽凝視許久,又移回自己不由自主地露出來的翅膀上(註二),自己做出結論,「看來是的。」

換毛時期的羽翼總是時不時地冒出,難以控制在體內收好,阿茲拉斐爾只好將其隱形後任其顯露在外,並偶爾飄下根羽毛,他周圍的地板堆積不少羽毛。他望向店內,汗流浹背不停拉扯衣服的顧客是他現在唯一的安慰,他無比希望他們早點耐不住熱離去。

結尾-

夜晚。

克羅里回到充滿植物的家,望著那根羽毛微笑。每次的換毛期,他都會找機會拿走阿茲拉斐爾的一根羽毛。克羅里打開一個盒子,裡面放著無數根的白羽毛,那是他千年來的收藏,如今又添一根。

然而,他不知道遠方的阿茲拉斐爾這晚也打開了一個盒子,放入一根羽毛。不同的是,裡面裝滿了黑羽毛。 

最喜歡的部份- 

「嗨,天使,好熱呢。」克羅里打了個響指,店內突然冒出台冷氣呼呼運轉著,其他客人完全沒覺出異狀。

「惡魔,」阿茲拉斐爾動動翅膀,羽毛又飄落幾根,「日行一善,嗯?」

「當然不,我在增加他們的購書意願。」克羅里笑得邪惡。

「噢,不。」阿茲拉斐爾隱蔽地揮了下手,冷氣再度消失,希望失主不會在這短短時間內就發覺。(註三) 

出處:[好預兆][克羅里/阿茲拉斐爾] Moult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Watson帶著探險的心情,點入了剛發現位於Facebook上的【Sherlock Holmes Fan Club】粉絲頁。

真不可思議,居然有人替Sherlock建立粉絲頁,Watson如是想。但不如他所期待的刺激,裡面大多是一些口水聊天訊息,他隨手在一條『不知道Holmes先生的尼古丁戒菸貼是否還有存貨』的動態消息下按了讚。

樓下傳來巨響,Watson覺得他的地板都隨之震動,他隨手闔上筆電蓋下去看看Holmes又做了什麼。 

結尾- 

「嘿,我說過多少次了,那是我的電腦。」Watson抱怨。

「對啊,我的在房間嘛。」Holmes的手指還未離開,Watson就拽回筆電,把牛奶塞進他懷中。

「你的牛奶。」Watson將筆電放到離Holmes較遠的另外一邊。

Holmes把懷裡的牛奶放到桌上。Watson看見,不禁說:「我以為你口很渴。」

「什麼?噢,不,我只是看到冰箱沒有牛奶而已。」Holmes笑。

「你……」敲門聲打斷了Watson的話。

Sherlock,我們需要你的協助。」雷斯垂得警官未等人開門便闖了進來。

「太好了。」Holmes雀躍地穿上風衣手套,詢問起案件細節。

Watson聳了聳肩,也跟著過去。 

最喜歡的部份- 

「噢,John,我無聊。」Holmes把自己扔進沙發裡。

「我以為你手上有案子。」Watson拿起丟在桌上的信件。

「那些都很無聊。」Holmes站起來回踱步。

「小孩失蹤、被電話騷擾、抓姦……這些都不接?」Watson撇了下嘴。

「小孩幾天後就會回家,被電話騷擾只需要報案,抓姦不在我的業務範圍內。」Holmes說,「無聊啊!」

「你怎麼……知道小孩會回家?」Watson抓著信多看了幾眼。

「當然是從信上知道。」Holmes用少見多怪的表情看他,「十七歲、身材高壯,帶走衣服、背包和錢包,典型的翹家叛逆少年。」

Watson一封封繼續翻,最後一封讓他頓了下「MSN連續掉線?這……」

「噢,那件挺有趣,不過太簡單,沒有意思。」Holmes稍微興奮了一下,再次把自己扔進沙發。

出處:[Sherlock][SH/JW] Fan Page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戰爭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落幕,黑魔王最終敗於食死人的背叛。唯一遺憾的是,沒人知道戰爭中被擄走的哈利˙波特在何方,是否安好。魔法部鋪天蓋地的搜索也無法 找到黃金英雄的絲毫蹤跡,幾乎每日的預言家日報頭版皆是在抨擊魔法部的辦事不力,新上任的魔法部長-魯休思˙馬份-臉色因此越來越難看。
雖然如此,日子一長,關注消失英雄的民眾也漸漸減少。慢慢地,預言家日報也將日復一日的未尋獲消息放到副版。轉眼哈利˙波特已消失了超過一年。
但是事情再多,魯休思還是要為兒子準備一份適當的聖誕節禮物,尤其他離婚回去繼承布萊克家的前妻以需要心靈安寧為由溜去國外度假的這次聖誕節。 

結尾- 

「吶,」哈利把頭埋在枕頭裡說,「不會再有什麼事發生了吧。」
「我不敢保證。」賽佛勒斯說,「但是我認為魯休思可以做出更多的保證。」
「這是陷阱?」魯休思假笑,「就算是也罷,我陷進去了,你可以有我的保證。」
「對啊,」哈利笑著說,「每個人都知道馬份對自己的所有物有多在意。」
「哈利,」魯休思隔著棉被打他的屁股,「別無禮。」
「得意忘形不是好習慣。」賽佛勒斯摸著哈利的脖子說。
哈利縮了下,淘氣地說,「是的,主人『們』。」 

最喜歡的部份- 

在賽佛勒斯快進入夢鄉之際,耳邊突然傳來一句話。
「賽弗,對不起。」隱約還帶著啜泣聲。
「為什麼道歉?」賽佛勒斯振奮起精神低語,「如果是為了這整件事,那麼我比你該道歉。」
「我很害怕,我控制不了自己。」哈利縮進男人懷裡求安慰。
這些日子的徬徨幾度讓他面臨崩潰的邊緣,哈利沒想過再見到賽佛勒斯。
「不是你的錯。」賽佛勒斯規律地拍著哈利的背,「別擔心,我會幫你,或者說……我們。」
「嗯。」哈利在他懷中點頭,順便擦了擦淚,「你還要我?」
「哈利。」賽佛勒斯迫哈利抬頭看他,「不是要,是愛。」
哈利聽見後笑咧了嘴,他湊上前親吻男人下巴,「晚安。」
「晚安,我的傻男孩。」
這次,終於無夢到天明。

出處:[HP][SS/HPLM/HP]‘不’純情飼養手札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開頭-

一隻白色獅子兔搖頭晃腦地醒來,圓滾滾的黑色眼睛盛滿疑惑。
「這裡是?」兔子奇異地口吐人言,腳步蹣跚看似非常不習慣這副身軀。從遠處看去,只見一個毛團在蠕動。
「是尖叫屋?」兔子環顧四周,耳朵隨之抽動,瞪大的眼睛震驚地望著這個不太熟悉的世界,「……尖叫屋有這麼大嗎?」
不對,他記得他明明被黑魔王養的大蛇咬死了,怎麼還會站在這裡,還在這彷彿是巨人國的尖叫屋裡呢?!
是的,這隻看來不知道自己變成兔子的兔子,就是霍格華茲的Severus Snape教授,那個黑漆漆陰沉最常被形容成大蝙蝠與可愛小動物扯不上半點關係的Severus Snape

結尾-

Severus聽著腳步聲遠去,嘆息地坐進沙發,手裡揮著魔杖召喚威士忌與酒杯。
至少他的藏酒沒被某條蠢狗浪費掉,可喜可賀。
他搖著酒杯凝視壁爐,想著或許他們不會再見面了,他卻為此感到可惜,這種情緒真是奇怪。
在心底嘲笑自己一番,反正遲早會走的,早走總比晚早好。
往後他還可以重溫這段回憶,不可諱言兔子的日子非常的不錯,或者該說不止是不錯,除去某些尷尬不說的話。
但是如果接下來可能會發生什麼足以破壞這段回憶的事,那他寧可就停在這裡。
Severus搖著酒杯思考他僥倖多出來的歲月要怎麼度過,他還剩下很多時間,一個人的時間……

最喜歡的部份-

Severus看著盤子猶豫了兩秒,伸舌頭舔了起來,此刻他無比想詛咒Albus,兔子外型喝水太麻煩了。
Sirius把自己拋在沙發上放鬆僵硬的身體,這幾天幾乎都沒好好休息,連吃飯都是囫圇吞棗,今晚終於可以睡個好覺。
才這麼想著,他訝然發現喝完,或者該說舔完,魔藥的Snape居然睡著了。
「欸,Snaape,起來啦,回房間再睡。」Sirius過去戳戳他,發覺還是沒醒。
望著不太尋常的兔子,他拿起書看到最下面的附註
附註:部分動物可能產生嗜睡的現象,睡上一晚即可。
Sirus打著哈欠看熟睡的兔子一眼,變成大黑狗叼起他到沙發上,直接圈著他就要睡下。

出處:[HP] [SBXSS] 兔子系列之一 兔子的居家生活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寫景?*拼命尋找*

前-

兩人進入大廳,Harry望著這些傢俱,首次具體感悟到Malfoy家多有錢,雖然這些佈置得不怎麼張揚,可是每件事物的質感都告訴觀者這些東西價值不斐,遑論另外那些藝術擺飾品了。
譬如說大廳的壁爐,他真不知道壁爐建那麼高要做什麼,連帶著大廳天花板也高得要命。
「你的房間在這邊。」Lucius一邊領路一邊召喚家庭小精靈接過Harry手中的行李。
Harry進到被分派給他的暫時居所,再次感到驚愕。這是個套房,佈置相當雅緻,有個不算小的起居室,左邊的門通往臥室,右邊的門通往書房,浴室設在臥室。他不過暫住一陣子,需要用到那麼大的房間?哈利疑惑地左右看看。

出處:[HP][LM/HP] PuppyPuppy

後-

風光明媚的午後,神采飛揚的克羅里闖進了阿茲拉斐爾的舊書店,路邊停著仍然盡忠職守(無法退休)的老賓利。

出處:[好預兆][克羅里X阿茲拉斐爾] 事情的兩面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赫然發現自己的H段落可以截的太多了,挑了比較不恥的*遮臉*

前-

他們很快再回到剛剛的姿勢,石內卜挖出一坨他堅稱是『不明物體』的東西,抹上哈利的後穴,摩娑幾下後手指深入體內開拓。
房內再次充滿曖昧的氛圍。
一旦進入狀況,石內卜就騰不出心思擔心那潤滑劑的成分,只顧著在戀人體內進出衝撞。
攀上頂峰時,兩人的氣息都益發紊亂,隨著一聲尖叫結束了這場性事。
半响後,交疊的兩人從餘韻中恢復思考能力,石內卜正欲抽身,這時才發現發生了極為不妙的事。
那號稱『純天然』的潤滑劑『乾了』,還使他們兩人『黏住了』。
一發現此狀況,石內卜的眼神就狠狠地在哈利臉上戳兩下,直把哈利唬得縮頭,而後他也從賽佛勒斯的勃起拉扯他體內嫩肉的鈍痛,尷尬地發現了他們現在的窘境。

出處:[HP][SS/HP] 慎選代言


後-

「哈…啊,我當然看得出來。」Harry強自壓下呻吟的衝動,「但是送我一個刻著我名字的狗骨頭玩具做什麼?給我啃嗎?」
「呵呵,」Lucius聽著Harry的埋怨輕笑,「雖然不太一樣,不過也差不多。」
「呃?」Harry疑惑地回頭看他。
「把它舔濕。」Lucius俯下身在他耳邊低語。
耳朵遭受襲擊的Harry臉紅地開始舔著骨頭,Lucius則在他身上到處點火,甚至用手指在Harry後穴內進出擴張。

看著骨頭已經幾乎無一處不沾滿口水,Lucius才把骨頭從他嘴邊拿走。
「屁股翹高。」Lucius拍拍他圓挺的臀部。
Harry依言擺好姿勢,早在Lucius要他舔時,他就大概明白是要做什麼用的了,但是當骨頭被一吋吋塞進來時,他還是忍不住呻吟,腿也漸漸軟下去,而身下的另個部位卻漸漸豎起來。

出處:[HP][LM/HP] PuppyPuppy 番外 辦公室不只能辦公事 (收錄在我目前唯一出的同人誌裡=口=)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人生都在寫甜文,去找找哪篇螞蟻比較多)

賽佛勒斯看看臥室,很好,除了多些東西,一切看起來很正常。
這句話在他看到掛在牆上的肖像後,隨即收回。該死的,是誰把他的肖像掛到這裡來。
賽佛勒斯跟肖像石內卜互相瞪視,眼神危險地瞇起。
「哈利,請解釋一下,這是怎麼回事?」賽佛勒斯轉頭,手指著肖像說。

「嗯…他很不喜歡校長室嘛。」哈利心虛地朝賽佛勒斯笑。
WellWellWell,已經開始叫哈利了,想必該發生的都已然發生。」肖像石內卜放下正在處理的魔藥材料,朝真人譏諷。
哈利對這句話的反應是臉紅,而賽佛勒斯卻是怒視,還要抑制自己衝上前去撕碎畫像的衝動。
到底是誰的主意?還有是誰畫出這幅畫?要是被他知道,那些人都完了。

出處:[HP][SS/HP] 肖像系列 同居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只寫過一篇悲文,沒得挑)

戰爭英雄紀念墓園,Severus看著上面的莊嚴招牌,緊緊抿唇,推開柵門走入。
越過一個熟悉或不熟悉的名字,他停在一座墓碑前面。
Severus,如果那一天無法避免,你就忘了我。」
墓碑上名字的所有人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再度浮現在他耳邊。
Black,已經這麼多年了,為什麼我對你的記憶卻越來越深,你放過我吧。
Severus深深凝望著上面的名字,然後坐在墓碑旁邊。
今天是你的忌日,這是我第一次來看你的墳墓,蠢狗。
但是這裡面根本沒有你的屍體,你要是還在世界上哪個角落閒逛,就給我滾回來。
好歹你要回來告訴我,如果我忘不了的話,怎麼辦。
Severus靠在墓碑邊上望向遠方。
(備註:斜體-回憶;粗體-心聲)

出處:[HP][SB/SS] 時間不會使記憶風化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怎麼?」基斯轉頭,看到他的前敵人索迦˙辛正疑惑地看著他。他們在前一刻才合作,然後立即迎來結尾,某種程度來說,很諷刺呢,即便他們在踏上這裡之前,或多或少都有了覺悟。
「沒什麼。」基斯轉回頭,隨即因為拉扯到貫穿他的劍而悶哼。『要不是想多看一會事態發展,我早就拔掉這把劍來個痛快』基斯在心中叫。
「看到現在這種情形還笑得這麼開心,不像是沒什麼。」約獼也躺平以免繼續讓橫穿他的劍撕裂傷口,這真是折磨人的痛。

出處:[奔向地球][基斯/瑪茨卡] 終曲,序曲 (收錄在奔向地球大合本中)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這可多了……)

讓他想想他是怎麼把自己搞到這地步的。首先,賽弗勒斯昨天嘲笑並預言他今天一定會再炸掉大釜,刷平奈威的紀錄,他強烈抗議這種貶抑的預測,最後他們打了賭,賽弗勒斯輸了就一星期不扣葛萊分多的分,他輸了就……,該死的,他真的輸了。
「哈利,還有很多工作在等你。」石內卜移到教學桌前坐下,準備今天一邊欣賞『美景』,一邊改作業,或許愉悅的心情會使他少當掉幾個只會哀號的小鬼,但也可能是當掉更多。
哈利嘆口氣跪起身,抓起手邊的抹布,這就是他今天的勞動服務內容 - 擦乾淨被魔藥弄髒的地板,裸體。
他背對石內卜開始對地板洩憤,所用的力道幾乎快將地板擦破,或者不堪折磨的抹布會先於地板報銷。

出處:[HP][SS/HP] 勞動服務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好丟臉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就地掩埋

創作者介紹

The Owlery In Disarray

翼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